衍墨轩小说网

第一百一十八章 让我揍这小子一拳

小说:武魔器魂 作者:王城艾草 更新时间:2020-10-03 13:54
  “请指教。”
  章松一拱手,做了个起手式。
  玮玖权看了看,心里大概有了些底,原来是个练过的。
  “请指教。”
  玮玖权也拱手,然后负手而立,等待着对方的进攻。
  两人的起手,就像是电影里的武林高手,台下的士兵们减小了欢呼的声音,整个大厅中的气氛与刚才郑帅那一场完全不一样了。
  章松不敢托大,但玮玖权迟迟不出手,看来是想等自己主动出击。
  主动就主动,章松也有主动出击的对应方式。
  脚下步伐灵动飘逸,章松迅速接近了玮玖权。
  一掌推出,这是试探。
  玮玖权轻轻松松接下一掌,然后反手一掌拍在章松的胸口。
  章松立即伸手格挡,将玮玖权的一掌拍开。
  仅仅一招,两人就了解到了对方的一些底细。
  章松绝对是从小练武,否则年纪轻轻的他无法做到这样的步伐,以及这一掌中蕴含的那些许巧力。
  玮玖权这边轻描淡写的防守与反击,让章松很是惊讶,即便是上了年纪的练武老者,很多人也做不到如此轻松。
  深呼吸一口,章松知道玮玖权深藏不露。
  再次轻轻鞠躬,章松发动了凌厉的进攻。
  眼神变化了,相较于之前的有些内向,现在的章松,眼中只有专注。
  玮玖权心中讶然,难怪章松能作为隐藏手段放在后面。原来看似内向普通的他,才是最强的。
  一招一式之间,两人的动作漂亮而实用,看得士兵们不断叫好。这样的场景,只有电影里能够看见,而现在,场上却是真正的在对决。
  擂台大厅的事情,很快传到了军区另外一些高层的耳中,他们慕名而来,想看一看王高阳这两个不一般的后人。
  “老王!”
  “哟,老陈,你怎么过来了?还有老万,你不是在准备实战训练计划吗?”
  老陈,叫做陈阳洲,是这边军区的政委,一个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人。
  老万,叫做万和安,是军区的参谋长,同样不年轻,看起来有个五十多岁的样子。
  “听说你有两个后人到这边来了,还有些特殊,我俩就赶来看看。”陈阳洲呵呵一笑,看到了王高阳旁边的张霖。
  “霖霖啊,这边还习惯吗?”
  张霖站起来敬了个军礼。
  “报告陈政委,万参谋长,还习惯。”
  万和安笑着摆了摆手,“不用这么约束,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。”
  张霖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给两人让出了位置。
  这两人,是他父亲眼前的长官,司马元吕定文父亲这几人,都是在他手下当过兵的。
  王高阳冲郑帅挥挥手,“过来。”
  郑帅赶忙来到几人面前。
  “见过政委,参谋长。”
  “这位是?”
  王高阳介绍道,“这是吕承宣的孙女婿。”
  “吕承宣?哦,是那小子啊,我记得在好几年前,那小子得病死了。”陈阳洲想起来这事儿,对吕承宣的死,十分看淡。
  “是啊,那小子明明烟酒不沾,却死的最早,可惜了。”万和安也有些惋惜地点了点头。
  郑帅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吕承宣,自然就是吕冬吕夏的爷爷了,明明对已经去世的人应该尊重一点,但他们好像并没有在意这件事。
  “说起来,我记得他儿子,生了两个女儿吧。”陈阳洲问道。
  万和安没好气地说道,“是他儿媳妇生的,他儿子可生不出来。”
  “哎呀啊,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嘛,是两个女儿没错吧,还是双胞胎,满月的时候我们还去过。”
  “是的,当时有个老家伙喝多了,差点掏枪出来放礼花。”万和安瞥了一眼陈阳洲,显然他口中的那个老家伙,就是陈阳洲了。
  “咳咳,那不是高兴嘛。”陈阳洲脸也不红,然后问道郑帅,“对了,是哪个女孩儿这么倒霉跟了你啊?冬儿还是夏儿?”
  郑帅满脸尴尬,原来在他们看来,跟了自己就是倒霉的象征。
  王高阳忽然脸上露出了笑容,看了看郑帅,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  “呃,不瞒两位说,是...”
  郑帅还是没敢直接说出两个都是,他缓缓伸出右手,比了个yeah。
  “说就说嘛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,比个yeah干嘛?”陈阳洲有些不满。
  万和安却好像明白了郑帅的意思。
  “你是说...两个都是?”
  “是的。”郑帅说道。
  万和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明明想说点什么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  陈阳洲也后知后觉,明白了郑帅的意思。
  “两个?!你是说两个都跟了你?!”
  “是的,吕冬和吕夏两个都是。”
  陈阳洲捏紧了拳头,作势就要打郑帅。
  “你小子,一个还不知足,还想要两个!我倒要看看你是比他们多一只眼还是多条腿!”
  王高阳连忙拉住陈阳洲。
  “诶诶诶,老陈,镇定点镇定点。”
  “你别拉我,让我揍这小子一拳。”陈阳洲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,拳头捏得紧紧的。
  郑帅往后退了半步,虽然陈阳洲是个六七十岁的老人,但他敢相信这一拳下来,自己要是毫无防备的话,绝对会被打的很痛。
  “老陈!”王高阳低声吼道,“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,人家阿文都没说打他,你倒是要给他一拳。”
  “我不管,当时那俩丫头满月的时候,说了认我当干爷爷,现在她们自己爷爷不在了,我就是她们爷爷!”陈阳洲这副暴躁的模样,吓得周围的士兵们赶紧往旁边躲了躲,生怕牵扯到自己。
  “唉,”王高阳一放手,“行吧,你要打就打吧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,到时候疼的可是你自己。”
  王高阳松开了陈阳洲的手,然后看向郑帅。
  “郑帅,让他打一拳,刚才他说的你也听到了,他是吕冬吕夏的干爷爷,要想和她们在一起,你还要过这老头子的关。”
  虽然这样在说,王高阳还是止不住冲郑帅使眼色,示意他用之前对付唐熊的那一招,用空间力量挡住陈阳洲的一拳。
  郑帅也从王高阳丰富的表情中,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  “我知道了,陈爷爷,来吧,我准备好了。”
  郑帅退后半步,深呼吸一口,然后闭上了双眼,等待着陈阳洲那一拳的到来。
  陈阳洲见郑帅准备好,提起力量一拳朝着郑帅的胸膛打去。
  本来想打郑帅的脸,但想了想自己是长辈,如此欺辱一个小辈,还是不合适的。
  郑帅感受到了陈阳洲的拳风,他敢相信,如果陈阳洲能再年轻二十年,自己这一拳接下来,绝对会受内伤。
  空间护罩早已经准备好,只等陈阳洲这一拳的到来。
  只是,在拳头即将碰撞到自己的时候,郑帅还是撤回了空间护罩。
  连唐熊都被空间护罩的反弹给弄懵了,陈阳洲这一拳下去,手指肯定会骨折。
  “嘭!”
  一拳打在郑帅的胸口上,郑帅往后退了两步。
  随后睁开眼,有些惊讶地看向陈阳洲。
  陈阳洲沉着脸,收回了拳头。
  “小子,记住这一拳,要是冬儿和夏儿受欺负被我知道了的话,迎接你的,可就不只是拳头了。”
  郑帅连忙低头说道,“知道了知道了,陈爷爷放心。”郑帅赶紧顺着台阶下了。
  刚才那一拳打在自己身上,虽然痛,但还没有痛到那种程度。
  郑帅知道,陈阳洲是收了力
  迎接他的不是拳头,那会是什么呢?在场所有人都知道。
  王高阳却在旁边小声吐槽。
  “这小子连核弹都不怕。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陈阳洲没有听清,其实也不是没有听清,只是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  “我说,这小子连核弹都不怕!”
  “你确定是核弹?”
  “嗯。”王高阳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郑帅,这话是他自己说的,应该不会是假的。
  郑帅有些尴尬地摸摸头,之前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王高阳竟然还记在心里了。
  “你能挡核弹?”陈阳洲问道。
  “应该能吧。”郑帅想了想,用空间护罩把自己隔离起来,就相当于进入了另一个空间,核弹的威力自己自然是承受不到的。
  陈阳洲二话不说,直接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,压下保险指向了郑帅。
  王高阳吓坏了,一把抓住陈阳洲的手。
  “老陈你干什么?!”
  万和安也连忙过来帮着压住了陈阳洲的手。
  “老陈,够了啊,打人家一拳就算了,你还掏枪,你想干什么?身为政委想要受处分吗?”
  忽然,陈阳洲哈哈大笑起来,把周围人弄得不明所以。
  “小子,好样的。”
  陈阳洲在拔枪的一瞬间,看到了郑帅眼里的一丝惊慌,然后又看到他很快恢复了正常,好像之前那一丝慌张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  其实,郑帅早就知道陈阳洲身上有枪,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陈阳洲竟然会对他拔枪。不得不说,陈阳洲这个老人,对吕冬吕夏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。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  郑帅旁边忽然出现的一道身影,直到他开口,众人才注意到他。
  是玮玖权,在陈阳洲拔枪的一瞬间,就感觉到了。
  顺手将章松一掌拍开,然后迅速出现在了郑帅身旁,观看比赛的士兵们都没有注意到,玮玖权什么时候忽然消失不见了。
  在陈阳洲的身上,玮玖权没有感受到杀气,所以他认定陈阳洲不会开枪,否则的话,陈阳洲早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塔罗牌算命真的准吗 28岁春晚一夜爆红,“不差钱”的小沈阳,11年后只想活给自己看| 警惕!饭后做这件事,可能导致肠道坏死!| 天津铁路桥梁坍塌| 新冠对大脑的影响| 三亚市委书记被查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航拍!北京今冬第一场雪,长城内外美爆了| 山东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,家属回应:他状态还不错| 潜水拍到惊人一幕| 彭斯突然结束疫情发布会离场未接受提问 身后记者咆哮抗议| 百丽多款鞋不合格| 怎么玩娱乐圈,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| 张一山对《鹿鼎记》最大贡献,就是衬托出别人的好| 贪5.8亿还有人念他好?警惕“两面人”的村霸| 海底捞申请池底捞| 如何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到发展全过程各领域?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| 如何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到发展全过程各领域?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| 2021版熊猫纪念币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彻底断了倒卖个人信息的“毒瓜秧”| [8点见]最新!天津一小区新增4例本土确诊!| [岛叔说]“万物皆可杠”?这病得治| 怎么玩娱乐圈,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|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!驾校: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山东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,家属回应:他状态还不错|